当前位置:主页 > 粮情汇编 > 粮油诗篇 > 正文

我的粮食缘

发布时间:2016-01-29 15:20:15 ? 作者:本站编辑 ? 浏览次数:4 字体:

?

? ? 我的祖父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乡杏花村,有着诗一般的名字,却是个土地瘦脊、以水田为主的小村落,是断断看不到“落红不是无情物”的美景的。勤劳的父母便到处采割浮莲,在播种前发酵出野香的肥料,看似弱小的水稻苗也得以恣意的生长。其后除草、杀虫,及至收割、晾晒,交完公粮以后,留存家里的粮食尚不够全家果腹,只能搭配红薯来吃,幼小的我便深深的体会到“粒粒皆辛苦”的滋味。爱惜粮食,便成为渗透到骨髓里的意识,而对于与粮食有关的劳作,手无抓鸡之力的我便多了一份敬畏。

? ? 求学曾一路坦途,梦想做律师的我在放弃了华师大的保送后,却又鬼使神差的在最后填上“郑州粮食学院”。人生最重要的一次选择,我不知道是上帝之手在操控,还是对粮食又爱又怕的潜意识在指引?结果不言而喻,我的失落无以复加。父亲却很淡定:“粮食学院好呀,谁不要吃粮食?”这朴素的想法所蕴含的重大意义,年少轻狂的我尚不能理解。多年以后,当我立身储备战线,便渐渐领悟到,一个纯粹的粮食储备人,便如同战士一样,肩负着安邦定国的神圣使命。

?????大学四年,我经历了失落、迷茫、逃避和觉醒。是可亲的、可敬的老师们,让我对与泥腿子相关的粮食储藏专业有了事业的萌芽。忘不了,储藏泰斗路茜玉老师,在讲解昆虫标本时,骄傲的宣称美国博物馆陈列着郑州粮食学院代表中国制作的一百多个昆虫标本;忘不了,通风一姐周乃如老师,即便是在讲解弯头阻力时,也散发着诗朗诵一般的激情;忘不了,总是巧笑倩兮的王若兰老师,又是如何严苛的指导我做好每一个课题实验细节!正是这些以粮食教学、科研为已任的老师的感染和教化,使我在“高大上”的理想幻灭之后,扎根到了现实的土壤,让我明白到粮食事业虽然没有令人羡慕的光环,但它却是关系国家名誉、关乎国计民生的顶顶要紧的第一大事。成为一个出色的粮食人,便成了我幸福的向往。

? ? 工作却并非顺风顺水。时光荏苒,我成为粮食人已经二十多年了。期间多次转身,种种历练,我更明白到,一个真正的粮食人,就要受得了脏累,忍得了繁复,舍得了汗水,才能在收获的时候采撷到满满的果实。生命中走过的一些人,经历过的一些事,更成为了记忆中最宝贵的珠贝,陪伴我成长,激励我奋进!特别是进入“粤储粮”这个群英荟萃的大家庭后,我总是被一股追求卓越的热潮推动着,不敢停下追赶的脚步。有时午夜梦回,不相信自己真的就成了一个“粤储粮人”,我想这应该是对我长期不懈努力的鼓励吧!余生,我将以她为家,以她为荣,永远以一个纯粹粮食储备人的姿态,响应她的号召,接受她的指引,做她“粮安南粤”的卫士!

? ? 岁月峥嵘,粤储粮告诉你“粮安南粤”的担当!十四年春华秋实,粤储粮总公司成长为“广东省现代产业五百强”、“全国粮油仓储规范化管理先进企业”、“全国粮食系统先进单位”。从凌乱分散、管理落后的上千个省储库点,整合为布局科学、管理到位的上百个库点;在一片片滩涂上,建起了5万吨、10万吨、25万吨的一座座仓库群;从粗放单一的储粮技术到规范化、精细化管理和大力推广应用绿色储粮技术。企业管理水平不断提高,企业经济实力逐步增强,企业文化建设也大力推进。创建“六个一流企业”、“打造粤储粮人品牌”、共建共享“粤储粮人幸福家园”、倡导“忠诚、务实、专业、共赢”的粤储粮核心价值观,企业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稳定的发展使企业能顺利履行政府粮食宏观调控载体职能。还记得哪些力挽狂澜的动人时刻吗?2003年,非典肆虐,粮食抢购风波袭来,粤储粮启动应急供应;2004年,供应偏紧,市场粮价大幅波动,粤储粮救市出粮;2007、2008年,洪涝接着冰灾,粮价飞涨,粤储粮再次开仓济民!就这样悄然担负起历史的神圣使命!

? ? 与公司共成长,我也收获着属于储粮人的幸福。

? ? 岁月如歌,储粮人的幸福就在年复一年的平凡工作中!是他们,不怕攀高爬低,像守护家园一样守护着建库工地,我们的粮仓才坚固如斯;是他们,不怕挫折困难,反复奔走协调,我们的储备粮才能够顺利推陈储新;是他们,不顾烈日酷暑,不惧尘土飞扬,坚守在进出粮一线,把好各个环节安全!是他们,一丝不苟地扦好每一车样,做好每一次检验!是他们,宁流千滴汗,不坏一粒粮,不厌其烦的做着清洁、测温、通风、密闭的重复劳作,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守护着仓库里的粮食;是他们,不断完善制度,默默奉献着“军功章”的另一半辛劳!是的,就是他们,这些拼搏在粮食战线的斗士们,他们用青春、用汗水、用乐观,诠释着每一份感动,书写着每一份精彩,演绎着每一份传奇!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的仓库才粮丰廪实,麦甜稻香;正是因为有了他们,储备粮才能确保数量真实、质量良好,储存安全、管理规范;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储备粮才能随时储得进、调得动、用得上,人民才会放心,国家才会安定!

? ? 暑假母亲从乡下来陪伴外孙,看到我常常早出晚归、满身灰土,母亲便不禁念叨“要是当初去了华师大,你都是教授了”。陈年的醋瓶打翻了,我不禁莞尔,父母之爱子,大抵如此。而我确信,我与粮食的所有爱恨纠缠,酸甜苦辣,便都是前世今生的缘分吧。

????????????????????????????????2015年5月10日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东风中路313号10楼

Copyright (c) 2009-2010 bet356 那个国家_bet356无法提现怎么办_bet356娱乐场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10033975号